民生观点网需要您的观点,欢迎来到观点网民生频道

从“问题盒子”到“天价索赔”,数点小盒科技三大质疑

观点网主页 > 民生 > 编辑: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11-10 10:13浏览:

近日,一则题为《想用高额索赔让媒体闭嘴的作业盒子,CEO刘夜潜水搜集聊天记录被发现》的文章引起诸多媒体关注与转发。 据企查查显示,作业盒子主体公司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

近日,一则题为《想用高额索赔让媒体“闭嘴”的作业盒子,CEO刘夜潜水搜集聊天记录被发现》的文章引起诸多媒体关注与转发。
据企查查显示,“作业盒子”主体公司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7月,法人为公司创始人刘夜,旗下主要品牌为中小学在线教育产品“作业盒子”。而作业盒子系列目前有小盒学生、小盒家长、小盒老师等多款app,分别针对学生、家长、老师设置不同的AI功能。区别于此前市面上的主流在线教育APP如作业帮、小猿搜题等校外C2C模式,作业盒子主要扎根于公立学校,为公立学校师生提供学习题库以及作业管理方案。
如今,“消失”半年之久的作业盒子,以获得新一轮融资、更名“小盒科技”的高调姿态重回行业聚光灯下,然而质疑声从未就此停下。
 
质疑一:天价索赔能让媒体舆论监督“闭嘴”?
 
10月23日,小盒科技(前身为“作业盒子”,运营主体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纠纷起源于财视传媒在今年5月1日发布的一篇文章:《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作业盒子认为该文侵犯其名誉权,并向文章发布主体财视传媒索赔1000万元。
即便遭遇天价赔偿诉讼,财视传媒方面并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仍然坚持对于作业盒子的相关质疑。作业盒子是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是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是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这是财视传媒针对作业盒子近年来曝出的一系列新闻进而提出的三大“灵魂”拷问。
财视传媒在与作业盒子相关人员进行交流过程中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但之后财视传媒分别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求证,均被否认,其中马云在钉钉上回应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有媒体统计,去年年底至今年1月,90天内国内各地法院受理的14起自媒体侵权案件累计涉及金额超过7000万,最高索赔高达1500万元,但实际赔偿却不足20万元。上述律师也表示,此次原告的索赔额已经远远超出正常范畴。
除了巨额索赔金额,还有两点原因让这场本不罕见的企业、媒体纠纷变得吊诡:一是曾自称“让家长彻底放心”的作业盒子的确曾因aPP中存在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饱受诟病;二是财视传媒方面称对方没有向法院提供自己的准确地址与联系方式,其目的或是损害财视传媒诉讼权利。
相关人士对此表示,随着舆论环境愈发开放与发达,企业起诉媒体这种事并不少见,作业盒子方面此举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要“杀鸡儆猴”、让媒体“闭嘴”罢了。但媒体们真的会闭嘴吗?自身“手脚并不干净”的企业“硬着头皮”说媒体侵犯了它的名誉权并且还索赔高额赔偿这种事就显得有些“不要脸”了。
质疑二:“变相收费、诱导游戏”能让家长彻底放心?
今年1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并明确要求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不得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
然而“游戏化”和“进校园”恰是作业盒子发展规划中的重要步骤。这个步骤在
2016年就有说法,据作业盒子创始人刘夜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作业盒子和速算盒子都要在游戏化学习的基础上实现自适应,但无论如何游戏化都是前提,因为这是一个数据积累的过程。”他同时表示,为了进入公立院校接管作业场景,作业盒子采取了主推老师渠道的方式:“除了产品本身以外,作业盒子还给予了老师一定的激励机制:流量补贴,每个老师 30 块。”
更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下半年起,有关“作业盒子”的负面消息似乎就没有断过,包括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因收费问题其也遭到过媒体质疑。
据《南方日报》调查报道,今年7月份,作业盒子依然存在大量游戏化的内容,甚至可以用付费方式购买虚拟道具。作业盒子内置的“魔法学院”“学霸计划”“脑力达人”等功能里,用户可以通过付费获得更多体力值、魔法值以及金币,官方还通过榜单的方式来刺激用户消费。由于付费的游戏化内容遭到家长质疑,此后作业盒子在更新中将原APP改为“家长版”,另设了一款学生版APP。然而,游戏化内容并未改变,原用户仍然能通过账号密码进行登录。
而就在最近,上海闵行区实验小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向财视传媒反映,“小盒学生”依然在利用游戏增加孩子对app的粘性,同时利用家长对孩子成绩的关注,在“小盒家长”app中公布学生成绩、排名等信息,并在多方面诱导家长充值。查看小盒系列app最新评论发现,内置游戏和收费项目的问题依然存在。
为此一些专家认为:“这就暴露出互联网思维和教育思维的区别。互联网追求的数据增长,所以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用户停留的时间越长,留存数据越好,付费率越高,才是唯一正确的目标和方向。但对于教育来说,通过这种擦边球的内容吸引用户到APP,失去了教育的本质,又有什么意义?”
除此之外,今年5月,作业盒子曾在多家媒体网站投放过一篇题为《作业盒子AI课程让家长彻底放心:孩子终于能主动学习了》的商业软文。有律师反映,该文标题中“让家长彻底放心”的表述有极大可能已经触犯了《广告法》。
根据《广告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彻底让家长放心”是否是对教育效果有暗示的保证性承诺,文中强调的严选北大、清华毕业生,是否存在利用学术机构的名义或形象为该机构做背书,有待进一步论证。
质疑三:麻烦不断的小盒科技为何不关注自身问题?
去年底,人民日报点名批评作业盒子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年初,作业盒子方面宣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但很快便遭遇“打脸”。 中央电教馆实名“举报”该消息为不实,称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随后,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底,作业盒子被传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  4月底,媒体曝出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又进一步引起了舆论的大范围关注。
从去年到今年,作业盒子的的确确遭遇了大量被“坐实”的问题,这一度让很多人把它冠上了“问题盒子”的恶名。
面对种种质疑,今年7月,作业盒子召开了一场“新盒”品牌升级暨战略发布会,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作业盒子正式更名为“小盒科技”,相关旗下产品也进行了更名。这暂时让一度甚嚣尘上的“资金链断链”传闻偃旗息鼓,尽管小盒科技拿到融资成功自救,但是并未说明面对质疑时能够积极整改。
虽然暂时告别了资金危机泥潭,但是用户和媒体对它的声讨依然振聋发聩。小盒科技现在要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提升在线教育水平,如何用互联网与科技的力量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在线教育服务,更应该关注如何平衡教育与商业化平衡的度。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的作业盒子已经成功抱上阿里巴巴的“大腿”,也获得了高达1.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但这并不是它得以“嚣张跋扈”的理由,作业盒子得知道,就在它获得新一轮融资之前,它可是深陷了好久的资金链断裂传闻,而希望已经“沉浸”在各类负面争议泥沼中的作业盒子不要再次把自己拖入与舆论监督的“对立面”。近日,一则题为《想用高额索赔让媒体“闭嘴”的作业盒子,CEO刘夜潜水搜集聊天记录被发现》的文章引起诸多媒体关注与转发。
据企查查显示,“作业盒子”主体公司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7月,法人为公司创始人刘夜,旗下主要品牌为中小学在线教育产品“作业盒子”。而作业盒子系列目前有小盒学生、小盒家长、小盒老师等多款app,分别针对学生、家长、老师设置不同的AI功能。区别于此前市面上的主流在线教育APP如作业帮、小猿搜题等校外C2C模式,作业盒子主要扎根于公立学校,为公立学校师生提供学习题库以及作业管理方案。
如今,“消失”半年之久的作业盒子,以获得新一轮融资、更名“小盒科技”的高调姿态重回行业聚光灯下,然而质疑声从未就此停下。
 
质疑一:天价索赔能让媒体舆论监督“闭嘴”?
 
10月23日,小盒科技(前身为“作业盒子”,运营主体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纠纷起源于财视传媒在今年5月1日发布的一篇文章:《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作业盒子认为该文侵犯其名誉权,并向文章发布主体财视传媒索赔1000万元。
即便遭遇天价赔偿诉讼,财视传媒方面并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仍然坚持对于作业盒子的相关质疑。作业盒子是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是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是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这是财视传媒针对作业盒子近年来曝出的一系列新闻进而提出的三大“灵魂”拷问。
财视传媒在与作业盒子相关人员进行交流过程中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但之后财视传媒分别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求证,均被否认,其中马云在钉钉上回应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有媒体统计,去年年底至今年1月,90天内国内各地法院受理的14起自媒体侵权案件累计涉及金额超过7000万,最高索赔高达1500万元,但实际赔偿却不足20万元。上述律师也表示,此次原告的索赔额已经远远超出正常范畴。
除了巨额索赔金额,还有两点原因让这场本不罕见的企业、媒体纠纷变得吊诡:一是曾自称“让家长彻底放心”的作业盒子的确曾因aPP中存在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饱受诟病;二是财视传媒方面称对方没有向法院提供自己的准确地址与联系方式,其目的或是损害财视传媒诉讼权利。
相关人士对此表示,随着舆论环境愈发开放与发达,企业起诉媒体这种事并不少见,作业盒子方面此举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要“杀鸡儆猴”、让媒体“闭嘴”罢了。但媒体们真的会闭嘴吗?自身“手脚并不干净”的企业“硬着头皮”说媒体侵犯了它的名誉权并且还索赔高额赔偿这种事就显得有些“不要脸”了。
质疑二:“变相收费、诱导游戏”能让家长彻底放心?
今年1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并明确要求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不得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
然而“游戏化”和“进校园”恰是作业盒子发展规划中的重要步骤。这个步骤在
2016年就有说法,据作业盒子创始人刘夜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作业盒子和速算盒子都要在游戏化学习的基础上实现自适应,但无论如何游戏化都是前提,因为这是一个数据积累的过程。”他同时表示,为了进入公立院校接管作业场景,作业盒子采取了主推老师渠道的方式:“除了产品本身以外,作业盒子还给予了老师一定的激励机制:流量补贴,每个老师 30 块。”
更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下半年起,有关“作业盒子”的负面消息似乎就没有断过,包括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因收费问题其也遭到过媒体质疑。
据《南方日报》调查报道,今年7月份,作业盒子依然存在大量游戏化的内容,甚至可以用付费方式购买虚拟道具。作业盒子内置的“魔法学院”“学霸计划”“脑力达人”等功能里,用户可以通过付费获得更多体力值、魔法值以及金币,官方还通过榜单的方式来刺激用户消费。由于付费的游戏化内容遭到家长质疑,此后作业盒子在更新中将原APP改为“家长版”,另设了一款学生版APP。然而,游戏化内容并未改变,原用户仍然能通过账号密码进行登录。
而就在最近,上海闵行区实验小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向财视传媒反映,“小盒学生”依然在利用游戏增加孩子对app的粘性,同时利用家长对孩子成绩的关注,在“小盒家长”app中公布学生成绩、排名等信息,并在多方面诱导家长充值。查看小盒系列app最新评论发现,内置游戏和收费项目的问题依然存在。
为此一些专家认为:“这就暴露出互联网思维和教育思维的区别。互联网追求的数据增长,所以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用户停留的时间越长,留存数据越好,付费率越高,才是唯一正确的目标和方向。但对于教育来说,通过这种擦边球的内容吸引用户到APP,失去了教育的本质,又有什么意义?”
除此之外,今年5月,作业盒子曾在多家媒体网站投放过一篇题为《作业盒子AI课程让家长彻底放心:孩子终于能主动学习了》的商业软文。有律师反映,该文标题中“让家长彻底放心”的表述有极大可能已经触犯了《广告法》。
根据《广告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彻底让家长放心”是否是对教育效果有暗示的保证性承诺,文中强调的严选北大、清华毕业生,是否存在利用学术机构的名义或形象为该机构做背书,有待进一步论证。
质疑三:麻烦不断的小盒科技为何不关注自身问题?
去年底,人民日报点名批评作业盒子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年初,作业盒子方面宣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但很快便遭遇“打脸”。 中央电教馆实名“举报”该消息为不实,称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随后近日,一则题为《想用高额索赔让媒体“闭嘴”的作业盒子,CEO刘夜潜水搜集聊天记录被发现》的文章引起诸多媒体关注与转发。
据企查查显示,“作业盒子”主体公司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7月,法人为公司创始人刘夜,旗下主要品牌为中小学在线教育产品“作业盒子”。而作业盒子系列目前有小盒学生、小盒家长、小盒老师等多款app,分别针对学生、家长、老师设置不同的AI功能。区别于此前市面上的主流在线教育APP如作业帮、小猿搜题等校外C2C模式,作业盒子主要扎根于公立学校,为公立学校师生提供学习题库以及作业管理方案。
如今,“消失”半年之久的作业盒子,以获得新一轮融资、更名“小盒科技”的高调姿态重回行业聚光灯下,然而质疑声从未就此停下。
 
质疑一:天价索赔能让媒体舆论监督“闭嘴”?
 
10月23日,小盒科技(前身为“作业盒子”,运营主体为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纠纷起源于财视传媒在今年5月1日发布的一篇文章:《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作业盒子认为该文侵犯其名誉权,并向文章发布主体财视传媒索赔1000万元。
即便遭遇天价赔偿诉讼,财视传媒方面并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仍然坚持对于作业盒子的相关质疑。作业盒子是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是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是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这是财视传媒针对作业盒子近年来曝出的一系列新闻进而提出的三大“灵魂”拷问。
财视传媒在与作业盒子相关人员进行交流过程中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但之后财视传媒分别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求证,均被否认,其中马云在钉钉上回应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有媒体统计,去年年底至今年1月,90天内国内各地法院受理的14起自媒体侵权案件累计涉及金额超过7000万,最高索赔高达1500万元,但实际赔偿却不足20万元。上述律师也表示,此次原告的索赔额已经远远超出正常范畴。
除了巨额索赔金额,还有两点原因让这场本不罕见的企业、媒体纠纷变得吊诡:一是曾自称“让家长彻底放心”的作业盒子的确曾因aPP中存在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饱受诟病;二是财视传媒方面称对方没有向法院提供自己的准确地址与联系方式,其目的或是损害财视传媒诉讼权利。
相关人士对此表示,随着舆论环境愈发开放与发达,企业起诉媒体这种事并不少见,作业盒子方面此举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要“杀鸡儆猴”、让媒体“闭嘴”罢了。但媒体们真的会闭嘴吗?自身“手脚并不干净”的企业“硬着头皮”说媒体侵犯了它的名誉权并且还索赔高额赔偿这种事就显得有些“不要脸”了。
质疑二:“变相收费、诱导游戏”能让家长彻底放心?
今年1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并明确要求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不得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
然而“游戏化”和“进校园”恰是作业盒子发展规划中的重要步骤。这个步骤在
2016年就有说法,据作业盒子创始人刘夜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作业盒子和速算盒子都要在游戏化学习的基础上实现自适应,但无论如何游戏化都是前提,因为这是一个数据积累的过程。”他同时表示,为了进入公立院校接管作业场景,作业盒子采取了主推老师渠道的方式:“除了产品本身以外,作业盒子还给予了老师一定的激励机制:流量补贴,每个老师 30 块。”
更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下半年起,有关“作业盒子”的负面消息似乎就没有断过,包括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通道等,因收费问题其也遭到过媒体质疑。
据《南方日报》调查报道,今年7月份,作业盒子依然存在大量游戏化的内容,甚至可以用付费方式购买虚拟道具。作业盒子内置的“魔法学院”“学霸计划”“脑力达人”等功能里,用户可以通过付费获得更多体力值、魔法值以及金币,官方还通过榜单的方式来刺激用户消费。由于付费的游戏化内容遭到家长质疑,此后作业盒子在更新中将原APP改为“家长版”,另设了一款学生版APP。然而,游戏化内容并未改变,原用户仍然能通过账号密码进行登录。
而就在最近,上海闵行区实验小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向财视传媒反映,“小盒学生”依然在利用游戏增加孩子对app的粘性,同时利用家长对孩子成绩的关注,在“小盒家长”app中公布学生成绩、排名等信息,并在多方面诱导家长充值。查看小盒系列app最新评论发现,内置游戏和收费项目的问题依然存在。
为此一些专家认为:“这就暴露出互联网思维和教育思维的区别。互联网追求的数据增长,所以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用户停留的时间越长,留存数据越好,付费率越高,才是唯一正确的目标和方向。但对于教育来说,通过这种擦边球的内容吸引用户到APP,失去了教育的本质,又有什么意义?”
除此之外,今年5月,作业盒子曾在多家媒体网站投放过一篇题为《作业盒子AI课程让家长彻底放心:孩子终于能主动学习了》的商业软文。有律师反映,该文标题中“让家长彻底放心”的表述有极大可能已经触犯了《广告法》。
根据《广告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彻底让家长放心”是否是对教育效果有暗示的保证性承诺,文中强调的严选北大、清华毕业生,是否存在利用学术机构的名义或形象为该机构做背书,有待进一步论证。
质疑三:麻烦不断的小盒科技为何不关注自身问题?
去年底,人民日报点名批评作业盒子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年初,作业盒子方面宣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但很快便遭遇“打脸”。 中央电教馆实名“举报”该消息为不实,称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随后,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底,作业盒子被传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  4月底,媒体曝出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又进一步引起了舆论的大范围关注。
从去年到今年,作业盒子的的确确遭遇了大量被“坐实”的问题,这一度让很多人把它冠上了“问题盒子”的恶名。
面对种种质疑,今年7月,作业盒子召开了一场“新盒”品牌升级暨战略发布会,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作业盒子正式更名为“小盒科技”,相关旗下产品也进行了更名。这暂时让一度甚嚣尘上的“资金链断链”传闻偃旗息鼓,尽管小盒科技拿到融资成功自救,但是并未说明面对质疑时能够积极整改。
虽然暂时告别了资金危机泥潭,但是用户和媒体对它的声讨依然振聋发聩。小盒科技现在要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提升在线教育水平,如何用互联网与科技的力量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在线教育服务,更应该关注如何平衡教育与商业化平衡的度。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的作业盒子已经成功抱上阿里巴巴的“大腿”,也获得了高达1.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但这并不是它得以“嚣张跋扈”的理由,作业盒子得知道,就在它获得新一轮融资之前,它可是深陷了好久的资金链断裂传闻,而希望已经“沉浸”在各类负面争议泥沼中的作业盒子不要再次把自己拖入与舆论监督的“对立面”。,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底,作业盒子被传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  4月底,媒体曝出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又进一步引起了舆论的大范围关注。
从去年到今年,作业盒子的的确确遭遇了大量被“坐实”的问题,这一度让很多人把它冠上了“问题盒子”的恶名。
面对种种质疑,今年7月,作业盒子召开了一场“新盒”品牌升级暨战略发布会,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作业盒子正式更名为“小盒科技”,相关旗下产品也进行了更名。这暂时让一度甚嚣尘上的“资金链断链”传闻偃旗息鼓,尽管小盒科技拿到融资成功自救,但是并未说明面对质疑时能够积极整改。
虽然暂时告别了资金危机泥潭,但是用户和媒体对它的声讨依然振聋发聩。小盒科技现在要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提升在线教育水平,如何用互联网与科技的力量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在线教育服务,更应该关注如何平衡教育与商业化平衡的度。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的作业盒子已经成功抱上阿里巴巴的“大腿”,也获得了高达1.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但这并不是它得以“嚣张跋扈”的理由,,作业盒子得知道,就在它获得新一轮融资之前,它可是深陷了好久的资金链断裂传闻,而希望已经“沉浸”在各类负面争议泥沼中的作业盒子不要再次把自己拖入与舆论监督的“对立面”。
  • 上一篇:太原:荟生公司疑似借答谢会进行传销活动
  • 下一篇:张誉发的“发家史”:从“白手起家”到千亿传销“帝国”
  •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8 Guandian5.com. 观点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0488号 Email: [email protected]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