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点网需要您的观点,欢迎来到观点网民生频道

操场埋尸案凶手杜少平:有老师讨厌 2个挖掘机埋

观点网主页 > 民生 > 编辑:互联网来源:互联网时间:2019-12-21 09:42浏览:

多位同杜少平打过交道的生意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因为工程款纠纷遭到过杜少平的威胁恐吓,诸如“用不了50万我就把你人头买掉”、“艾滋病毒我随时搞得到”。 6月22日,新

工程不止偷工减料,据邓世平家属透露,他们了解到,原先新晃一中招标后的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杜少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共两家,分别是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和新晃县刘姐粉馆,同时,他还是“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的股东。

姚才林说,他曾帮杜少平放六万块钱高利贷给别人,“他阴到什么程度?别人借钱,他喊我写个担保人,我在欠条上落了我的名字,之后他要不到钱了就来找我要。”

与张玉和一样,经历过软禁、深夜泡冷水澡等折磨后,2014年春节之前,吴小准被杜少平约到了车上。

让吴小准没想到的是,江姓商人以自己也欠杜少平的钱为由,直接把吴小准的四万元欠款都归到了杜少平的账上,吴小准一下子欠了七万高利贷。

6月21日,透过操场大门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门内挖掘现场已被围起了红白蓝帆布。

修建这个操场是项大工程。修建前,要先用炸药把山坡炸平,再用炸下来的土块把山下的两个鱼塘和烂泥田填平。

无奈之下,张玉和背着妻子,把自己37%的股份全部转让出去。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4月25日,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股东情况发生变更,张玉和退出,新增杜少平。

2019年6月18日,怀化市新晃县唯一一所公办高中新晃一中的操场跑道被挖开,第二天下午六时许,一具人体遗骸显露出来。

操场埋尸案凶手杜少平:有老师讨厌 2个挖掘机埋了

在当地警方今年6月的通报中,绰号“毛猪”的宋峙霖属杜少平团伙成员之一。一直以来,曹云都认为是宋峙霖帮杜少平“顶了包”。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与宋的关系一直不错,她刚离开夜郎谷的时候,还喊过他聚餐,相谈甚欢。但她没敢去找杜少平对峙,而是离开新晃回了怀化,“那是我的伤心地,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

因为性格大气、仗义,擅长维护客户关系,仅半年左右,曹云就在当地有了一点名声,新晃县另一家夜总会的老板高薪来挖她。曹云犹豫着找到杜少平商量此事,没想到,杜少平不仅没有不快,反而嘻嘻一笑,“没关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能理解能理解。”

离开新晃后多年,曹云的烫伤处开始增生。她做了一个植皮手术,从肚皮上取出一块皮缝合在头部,伤疤一年一年淡化下去。

杜少平调到了母亲所在的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做营业员,在这里,杜少平依旧过着“朝八晚六”的规律生活,直到1999年减员增效,杜少平“下岗”了。

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前股东张玉和对新京报记者说,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是杜少平以催贷为由从他手里“抢”来的。

杜少平的母亲是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的一名普通员工,不过“在计划经济的年代,一辆自行车都要凭票购买、领导签字,能在百货公司工作也很俏”。

接下来的日子,张玉和每天接到十多个催款电话,家里的门锁经常被堵口香糖,门也被砸坏了,就连生病住院的亲人也要被骚扰。

杜少平团伙被起诉后,邓世平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一直在耐心等待,因为我们始终相信,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2006年3月,曹云接到新晃公安局的电话,称“凶手抓到了”,是她在夜郎谷KTV的同事宋峙霖。二人共事时,宋在夜郎谷负责管理“小姐”。曹云从警方处得知,宋称曹云离职把夜郎谷的生意搞差了,他就从贵州请来两个人,想报复曹云。

十六年来,当年在新晃一中参与过“寻找邓世平”的老教师们大部分已经退休,当年轰动一时的失踪案也渐渐被人遗忘。但杜少平及其团伙在新晃县盘踞多年,与当地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产业、手腕、恩怨在当地广为人知。

四五年前,曹云到怀化的灯具城买东西,偶遇了杜少平和他的一个马仔。曹云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觉得脊背发凉,“他看着我还笑呢。”

邓世平家人多方打听得知,杜少平是最后一个与邓世平在一起的人。就在邓世平失踪当晚,两个月没动工的挖掘机雨夜作业。

多名社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泼硫酸”事件后,宋峙霖曾离开新晃一段时间避风头,后来在别的地方犯事儿又躲回新晃,跟杜少平要“补偿”,杜少平觉得受到了勒索,不但没给钱,反而将他在其他地方的违法行为向公安举报,宋峙霖又被抓了起来。

律师称,杜少平涉黑团伙涉及的罪名很多,但是“操场埋尸案”的参与者主要是杜少平和罗光忠。一份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向受害人家属出具的“听取意见告知书”显示,该院“已收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杜少平、罗光忠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的案件材料。”

这项工程被时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拿下。在此之前,杜少平做过车工、技工、售货员,下岗后开过五金店,拥有一家KTV,从未承接过任何工程。

操场埋尸案凶手杜少平:有老师讨厌 2个挖掘机埋了

曹云说,当时路边绝大多数商户都关门了,她没敢回头看,马上从人行道走到马路边上有亮光的地方。两个黑影疾步走来,每人持一个罐子朝她的脸泼了过来。她躲避不及,瞬间,左半边脸连带耳朵火辣辣地疼,她尖叫着在马路中间哭了起来。

新京报记者6月下旬在新晃走访时了解到,堡坎的工程质量不好,直到现在,两侧山坡上还不时有石块掉下来,路旁已经设置了“堡坎松动,危险请绕道通行”的指示牌。

吴小准没敢报警,只去医院简单包扎了一下,也没有给伤口做鉴定,“杜少平在怀化势力太大了”。

  • 上一篇:川航空姐坠楼成谜 同行者回忆事发前细节
  • 下一篇:中证报评论:“面值退市”力促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
  •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8 Guandian5.com. 观点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0488号 Email: [email protected]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