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点网需要您的观点,欢迎来到观点网民生频道

治理低龄未成年人犯罪 调整刑事责任年龄不是“必答题”

观点网主页 > 民生 > 编辑:互联网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1-16 16:56浏览:

低龄未成年人犯罪后该怎么管 宋英辉 方燕 徐静超 门诊问题: 对待犯了错的未成年人,该怎么管?如何惩治?惩罚犯罪与保护未成年人特殊权益之间,如何做到平衡? 门诊专家: 北京师范大学

宋英辉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兼西安分所主任 方燕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 宋英辉

专家观点:

方燕

犯了错怎么管怎么教

特别是,在客观上,工读学校数量不多,一些小城市甚至没有专门的工读学校。此外,工读学校在收生范围、入校程序以及管理制度等方面也不尽统一,有的工读学校与职业教育相混同。“社会帮教没有强制性,有些监护人对此认识不足,也会存在对帮教不太配合的情况。”徐静超补充说。

10月31日,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开始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为期一个月。草案将未成年人的偏常行为分为不良行为、严重不良行为和犯罪行为等由轻及重的三个等级,并分别规定了相应的干预或矫治措施。

徐静超

但在宋英辉看来,“恶意补足年龄”在我国法律体系中缺少“土壤”,并不适用。“‘恶意补足年龄’的前提是要有少年刑法,但是我们国家现在没有,所以就没有‘恶意补足年龄’的制度背景。”宋英辉解释说,我国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定罪量刑,依据的刑法是以成年人为对象进行设计的,在适用刑事规则时,对未成年人采取了从轻、减轻处罚的刑事政策,所以,不存在“恶意补足年龄”的前提。

“虽然表面上看,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有利于打击犯罪,但从根本上说,并不利于社会秩序的维护。”针对民众关注较多的刑事责任年龄问题,宋英辉表示,多个国家的研究证明,简单地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只会增加重犯率,相应地,受害人数量也会增加,社会将为此付出更多的成本。

门诊问题:

记者注意到,对于“分级干预”,最高检已经进行了积极探索。今年5月,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透露,最高检已经把建立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干预制度列入五年检察改革规划,现已启动相关调研工作。最高检构建的分层级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遇”,实质上包容了罪错未成年人“临界预防”“家庭教育”“保护处分”三种制度,既是犯罪行为预防措施,又是犯罪行为制裁措施。

徐静超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她说,“恶意补足年龄”规则对责任年龄的推定比较灵活,打破了一些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僵化规定,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公平正义,“值得借鉴”。不过,在适用时应当考量适用的罪名、年龄以及其他特殊程序方面的问题。

“不负刑事责任,并不意味着没有责任,更不意味着放任不管。”徐静超介绍说,依据法律法规,相关部门会考虑对这类未成年人予以收容教养、行政处罚、社会帮教、责令监护人加强管教等处理。其中,收容教养是法律框架内对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者最严厉的处罚措施。

  • 上一篇:对严重犯罪未成年人该怎么惩治?
  • 下一篇:《未成年人保护法》将迎大修 低龄“犯罪”应宽容但不纵容
  •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8 Guandian5.com. 观点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0488号 Email: [email protected]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扫一扫手机访问